• 嘉德在数年之前(2006年11月22日)的2006秋季拍卖会“角茶轩珍藏明清书画”专场中拍卖的其中一幅朱祐楎楷书《陋室铭》立轴(水墨纸本)曾为高罗佩旧藏。

    朱祐楎(1479-1538),明宪宗朱见深第七子,为弘治皇帝(1488-1505)朱樘同父异母弟。1487年(成化二十三年)封为衡王,1499年(弘治十三年)就藩青州。1538年(嘉靖十七年)逝,谥“恭”,葬于今青州市王坟镇王坟村北三阳山前。

    朱祐楎此幅作品是高罗佩任职日本时所得。尺寸:98.5×108.5cm;钤印:皇明宗室、衡王图书、乐善堂、平生百拙、乐在琴书、笔砚生涯;题识:右陋室铭;鉴藏印:高罗佩藏、角茶轩收藏书画印。

    明宗室书画作品传世很少,故而十分珍贵。

  • 青云亭是马六甲历史城的一个重要旅游景点,古庙外殿的楹联即为高罗佩所书。

    1960年,高罗佩时任荷兰驻马来西亚首任大使,在慈善书画艺术家已故李家耀先生与其子李南星陪同下,到青云亭古庙参观后,心血来潮,写下这幅楹联送给青云亭。

    这幅以草书挥成的楹联,写道:“无事度溪桥洗钵归来云袖湿;有缘修法果谈经空处百花飞”。

    李家耀与高罗佩是知交,两人趣味相投,时常互相研究中国诗词与书画,高氏还常到李氏家中作客。

    一日,李家耀陪同高氏前来马六甲游玩,由其住在马六甲之子李南星当向导,带他们到青云亭一游。

    据说,高氏对青云亭内的石碑很感兴趣,他也与当年的青云亭住持金星法师相见甚欢,而一时兴起,答应金星法师的要求,为青云亭写下一对楹联。这幅富有禅味的楹联,后来便被翻印在青云亭的外殿大柱上。

     

    附:李家耀简谱

    李家耀,已故富豪名畫家,已故丹斯里李延年的哥哥,大馬藝術的瑰寶。

    1901年出生於中國福建。

    1922年畢業於上海美術學院,與該院院長劉海粟亦師亦友。

    1926年南來大馬之後,他當過教師,而後1940年從商,並因樹膠生意賺了相當多錢。

    他因為代表樹膠公會出訪中國,而在北京等地買了不少當時非常「賤價」名家,包括齊白石、鄭板橋等的作品。

    1958年退出商界,希望把餘生用在寫字作畫。退休后,經常周游列國,飽覽勝景古跡,搜集繪畫的題材,提升繪畫的意境。

    李家耀珍藏的徐悲鴻與劉海粟作品,大都是他早年在上海美專讀書時得來的。劉是他的老師,徐是他的同學。同一時期還有新加坡國寶級畫家、「南洋畫風」創始人劉抗。

    1987年劉海粟訪新時,李家耀以87歲高齡還特赴新加坡,與劉抗一起師生敘舊。

    李家耀交游廣闊,和劉海栗、劉抗、著名畫家張大千、荷蘭漢學家高羅佩等,友情深厚,經常在一起交流和分享書畫心得。

    他在有生之年曾經出版數本書籍,計有《家耀書畫集》、《家耀書畫選作集》、《繼美堂書畫選集》、《若墅堂書畫選集》等。

    1995年,李家耀與世長辭,享年94高齡。

    长子李南星(81歲,目前住在馬六甲),次子李怡星。

    1970年,李家耀慷慨地獻出1400件文物字畫給新加坡南洋大学,1975年再捐出70件古物和字畫給大馬國家畫廊。

    1983年,李家耀捐獻字畫73幅給台灣文化大學,1993年捐出93幅畫給董教總義賣,作董教總教育基金。

  • 为高罗佩《米海岳砚史考》题辞的许世英是安徽闻人,生于1872年,1964年死在台湾。身后留下半部《许世英回忆录》作为人间世丛书之一刊行。民国25年(1936),许氏时任驻日大使,彼时高罗佩也在日本东京荷兰使馆担任助理译员。1938年初,许世英从日本回到北京,高氏此书也于当年在北京出版。

    许世英1917年担任交通部总长时因津浦铁路租车购车受贿案遭到时任京师高等检察长的杨荫杭传讯,但杨荫杭旋即遭到停职,许世英被国务会议宣告无罪。不过,许世英随即辞去了交通部总长职务。杨荫杭亦于1919年辞职南归。

    许氏晚年所著《许世英回忆录》可惜只写了三分之一,据说受到草山老人的间接劝告,民国以后的事情没有任何记录。我们无法看到许氏本人对因受贿案遭京师高检厅传讯一事的记录,真是遗憾。我们不知道这个案子最后是如何了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