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弹指一挥间。在阿尔小屋已经生活了三年。

    一切都缘于两颗不安分的心。三年前,我们从厦大搬回金山小区,住了还不到四个月,终于还是受不了喧嚣和嘈杂,决定再次搬迁。我和老婆突发奇想,准备经营一家家庭客栈。

    首选地当然是曾厝垵。找到阿尔小屋也是我们的缘分。这是一幢三层小楼,带一个小院子。房屋大约是80年代的风格,虽然旧,但是素朴。我们就喜欢这种素朴。房东也是个爽快人,租约很快谈好,家庭客栈迅即进入筹备阶段。

    首先是名字。老婆与我商量。彼时我们正在看高更和梵高。我就说,叫阿尔小屋吧,THE ARLES HOUSE。ARLES阿尔是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一个小镇,梵高曾经有一段时间居留在此地,他的大部分杰作,像著名的向日葵等等均是在阿尔创作完成的。他在阿尔等高更。他们准备创建一个南方艺术联盟。

    我们的家庭客栈也有点这个意思。除了经营客栈,也想有那么一点艺术沙龙的味道。曾厝垵历来被厦门人民称作艺术家村,这里居住了大批雕塑家、画家、电影创作实践者、音乐人等等,如果能有一个彼此聚会的地方,能否就是阿尔小屋呢?

    阿尔小屋的名字既定,其他准备工作不在话下。阿尔小屋遵照欧美B+B(BED+BREAKFAST)模式,经营得有声有色,迅速在网络上成名。

     

    不过,阿尔小屋经营了一年之后却停业了。原因有二:一是由于规模没有扩大(统共只有五间房,三间做客房,一间是休闲屋,一间是值班室),赢利能力有限;二是因为(这是主要原因),老婆的时间被客栈捆住,不得分身自由(我们喜欢到处跑,但是老婆要看管客栈,投入了太多的时间)。我们决定放弃。阿尔小屋改为自家居住。

    自己住真好。清晨在鸟叫声中醒来,先在二楼阳台或者三楼露台发一阵呆,然后在院子里装模作样的走一趟太极,然后吃饭上班去。晚上在星空下泡茶摆龙门阵,玉兰花香淡得刚好。这样的日子容易让人失去奋斗的力量,一切都懒懒的。

    小米在上李的幼儿园里过得也开心。时光就这样轻轻流走,到了小米差不多要上小学的年龄了。

    是的,我们要离开阿尔小屋了。所幸的是,阿尔小屋还将继续存在,新的阿尔小屋客栈将在今年国庆节正式营业。欢迎光临阿尔小屋。

  • 狗子达摩 - [过日子]

    2008-03-11

    此前不久,我有一次温泉美食之旅,随行的有小姨子WILLY夫妇和岳父母,目的地是漳州。

    漳州的温泉平民化,10元一人,还是独立单间,新近增加了大木桶,价格也只不过是15元一人。中午到漳州不吃午饭,吃一碗豆花即可;泡澡之前照例要喝一杯便宜的甘蔗汁,就在附近,再加一点杨桃,真是沁人心脾。泡澡时间好掌握,不必看表,觉得腿有点发软了就起来。出来吃一盘蚵仔煎,如果肚子还有余量,再吃一碗卤面。

    这样的温泉美食之旅,不定期举行。

    而这一次的旅行,多了一个收获,就是狗子达摩。

    返回厦门之前,我在漳州中山公园门前等WILLY,却见她手上抱着一只小狗,全身白色,唯头部和尾部为黄色,眼圈黑色。楚楚可怜的模样,像个婴儿。一问,说是从狗贩子手上低价买的。好像受了伤,看它可怜复可爱,就养在阿尔小屋吧。

    抱回厦门,老婆说给它取个名字吧,干脆就把小米的外号“大魔”送给它去。我说不,叫达摩吧。狗子达摩。

    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有。”僧云:“既有,为甚么却撞入这个皮袋?”州云:“为他知而故犯。”又有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曰:“无。”僧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狗子为什么却无?”州云:“为伊有业识在。”

     

    达摩刚来阿尔小屋的时候,正逢50年不遇的寒冷天,我们直担心它挺不过这个严冬。还好,它总算活过来了,虽然走起路来颤颤巍巍,依然可以看见它在渐渐长大。小米原来不喜小动物,自从达摩来了之后,她老是跟它玩,要抱它的时候就煞有介事的戴上她的专用手套。达摩刚开始总爱随地大小便,经过训练之后,有了明显改善。

    达摩喜欢扑人,喜欢咬别人的鞋子,喜欢在院子里赶猫。其实它打不过猫,猫一抬爪子,它就往后蹦。它还老抢猫的粮食,猫是打狗还看主人面,不跟它计较。不过,照此发展下去,一场猫狗大战恐怕在所难免。

    转眼,狗子达摩来到阿尔小屋已近两月,它已成为阿尔小屋的一员。

     

  • 趁着小米和外公都放暑假,小米、小米妈,外公和外婆,四个人便一起回到阔别多年的四川访友。我又在泉州上班,因此,这段时间阿尔小屋没人,老婆叫了她的小表弟来看家。上个周末本来不想回厦门,因为老徐向我索要木城的照片,我的移动硬盘放在厦门,只好回厦门取。谁知台风圣帕偏偏这个时候到来,便取消了厦门之行。昨天下午一下班便开车往厦门赶,同行的有多年未见的老友,刚好来泉州办事,就一起回厦门。等到吃过晚饭回到阿尔小屋的时候已经过了10点钟了。

    小表弟听说我要回来,便说晚上不过来了。我打开院子大门的那一霎那,竟感觉与阿尔小屋分别许久了。屋子里略显凌乱,收进来的衣服扔在一楼房间的床上到处都是。从厨房通向后院的门大开着,心想:这小子,怎么这么疏忽,门竟然忘了锁了。

    曾厝目前还是自然村,地处偏僻,村民房屋杂乱,常有失窃之事发生。不过阿尔小屋的位置奇佳,前面是村道,后面是曾氏宗祠,左边是龙眼林,右边是门球场。而就在门球场的边上是一个警亭,每天夜里,大概从12点开始一直到凌晨5点,都有联防队员在那里值夜。应该讲阿尔小屋的安全是最有保障的,所以,我们平时一般也比较放心。

    刚进家门,先在楼下烧了一壶水,然后才上二楼。一进卧室就傻了眼,二楼两个卧室的床头柜都被掀翻了,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屋里所有的抽屉都被打开过,衣柜也开着,里面的衣服有明显的被人用手掏摸过的迹象。屋里其他东西基本上没动。一看就知道是惯犯,极专业的手法。他们一进门就直奔主题,其他东西不要,只找现金和首饰。我们从来不在家里放现金,我们也从来不买什么首饰。只是当时我们结婚时,我妈妈送给儿媳妇的一个金戒指和一条金项链,老婆从来不戴,放在她的百宝箱里,现在当然奉献给司空大人了。百宝箱里其他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司空大人还看不上。我检查了一下,我们的所有证件,毕业证书、户口簿、护照、养老手册、结婚证书、小米的出生证明都在,保单也在,房产证也在。到三楼外公外婆的房间看了看,基本上没被动过。还好,损失不大。

    想起了另外一次失窃。那还是在10几年前,我们在晋江辛苦创业的时候。在公司旁边租了一间宿舍,公司几个员工合住。一天晚上,其他几个人因为有事,没有在宿舍过夜,只剩我和另一位同事两个人。我们两人刚好在同一间。第二天早晨我先醒来,环视一下屋内,便觉得不对。衣柜被打开了,睡前放在床头衣裤都被掏过,里面的钱包不见了,房间门开着,走出来一看,外面的大门也开着,我的旅行包被扔在门外,拉链已经被拉开了。阳台门也是大开着。

    我叫醒了同事,两个人开始检查,我的钱包没了,他衣服里的钱和放在桌上的戒指没了,其他的东西都没少。而奇怪的是,地上有烟灰的痕迹,贼似乎在这吸过烟,而我桌上的纸烟盒里确实少了几支香烟。整个晚上我们都睡得很死,没有一点知觉,而贼竟然能够从容的点起一支烟,慢慢寻找他所需要的东西。我们怀疑被人下了迷香。

    俗话说:盗亦有道。我的钱包里除了钱,还有身份证和通讯录等等东西,我想这些并不是贼所需要的,如果他是个专业的贼,他一定会把这些东西留下来。听说,有的贼在外面偷了你的钱包还会在你的钱包里留下一点零钱,让你能够坐车回家。

    于是我们开始大范围的搜索我的钱包。终于,我们最后在阳台的一盆花的花盆里找到了它。打开一看,除了钱被掏空了之外,其他的东西都还在。

  • 阿尔小屋蚊子 - [瞎扯淡]

    2006-06-04

    厦门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人都快发霉了。雨天返潮,阿尔小屋的墙壁、地板都是湿的,滑滑的惹人腻烦。而且,蚊子越发的多了。稍微站一站,身上就是七八个包。咬人的蚊子就是俗称“花蚊子”的大毒蚊,现在有了一个新的雅号:阿尔小屋蚊子。

    据考,这种所谓的花蚊子,就是臭名昭著的白纹伊蚊。它生性凶猛、攻击力强,也被称为“亚洲虎蚊”。伊蚊的生活习性是夜伏昼出,如果白天人被蚊子咬了,而且包比较大,又痛又痒,那就是伊蚊叮的。

    家庭防蚊最好的办法就是:清除家中一切积水;安装纱窗、纱门;白天适当涂抹除蚊药,室内可以喷药或点蚊香。特别提醒准备到南方旅行的朋友:行前备好清凉油、蚊帐等驱蚊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