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第五章《明式家具的用材》:“北京工匠将花梨分为两种:一为黄花梨……另一为花梨,或称新花梨,也有人美其名曰‘老花梨’。承石惠、李建元师傅见告,这是1949年前北京家具商为哄骗外国买主而编造出来的名称,好像它比黄花梨次一些,但又比新花梨好一些。实际上,所谓老花梨就是新花梨,二者乃是一物。清代家具多用新花梨……”

     

    第六章《明式家具的年代鉴定及改制问题》:“明及清前期硬木家具,以紫檀、黄花梨、鸂鶒木、铁力四种为主要材料。硬木中另外几种家具用材为红木、新花梨及新鸂鶒木。用这几种材料制造家具,多为清式或晚清、民国时期带有殖民地色彩的家具。倘作明式,因材料的年代和形式的年代不符,已可知其为近代仿制。”

     

    这一说法,被濮安国在《明清苏式家具》中直斥为“这是对历史文物不分青红皂白的极不负责的错误观点”。

     

    濮安国认为,“明或清前期的花梨木家具不能全是采用海南檀制作的所谓黄花梨家具。”“花榈木与海南檀都被时人统称为花梨木,并都用作高级家具的材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十分清楚,明代的花梨木有海南檀,即被今人称之为黄花梨的,也有花榈木,即花梨木,它们都是明代制造家具的用材,亦都是苏式家具的主要用材。在江南地区,传统的称呼都叫老花梨,不称黄花梨。”

     

    “江南地区用‘老花梨’与以后的‘新花梨’相区别是合乎实际的……今天所称的黄花梨实际也应是老花梨。”

     

    “黄花梨”的称呼本来就来自古董市场,以北京为代表的“北方地区”和以苏州为代表的“江南地区”,在对家具用材上存在着不同的叫法本不足为奇,何况,家具用材即便是专业的植物学专家都未必说得十分清楚。濮安国《明清苏式家具》中对一些家具名词术语的叫法就与王世襄迥然不同,益显出“北方地区”与“江南地区”的地区差异。笔者索性将几个明显不同的称呼列在下面予以对照,以供大家参考。

     

    参照王世襄《明式家具研究》附录一《名词术语简释》的解说,依汉语拼音首字母按英文字母顺序排列。首先是名词术语,其次是王世襄《名词术语简释》中的解释,最后是濮安国《明清苏式家具》中的叫法。中间用破折号“——”隔开。

     

    1、矮老——短柱,多用在枨子和它的上部构件之间——矮柱/短柱

    2、罗锅枨——中部高起的枨子——桥梁档

    3、劈料(做)——在构件上造两个或更多的平行混面线脚——劈开芝麻梗

    4、卡子花——用在矮老部位的雕花木块——结子

    5、三弯腿——略具S形的腿足——蚱蜢腿

    6、四腿八挓——家具腿足四面都带有“侧脚”的叫“四腿八挓”——八字脚

    7、绦环板——用在家具不同部位,以家具构件为外框的板片,一般都有雕饰——绷子

    8、托泥——承托家具腿足的木框,多见于有束腰家具,或四面平式——拖

    9、托子——承托案形结体家具腿足的两根横木——拖

    10、枭混——《则例》语,下凸上凹的曲线,近似冰盘沿线脚,常见于须弥座——竹爿浑

    11、鱼门洞——绦环板或束腰上的开孔,此称见于《则例》,但南方较流行——爆仗洞

    12、中牌子——安装在衣架中部的扇活,或高面盆架搭脑下方形有装饰的部分——绷子

  • 《聊斋志异·鸽异》:“鸽类甚繁,晋有坤星,鲁有鹤秀,黔有腋蝶,梁有翻跳,越有诸尖:皆异种也。又有靴头、点子、大白、黑石、夫妇雀、花狗眼之类,名不可屈以指,惟好事者能辨之也。”
      
    据王世襄《锦灰二堆·鸽话二十则》十九《标点鸽名》:“按《鸽异》所列鸽名,均见张万钟《鸽经》。鸽名为:靴头、点子、大白、皂子、石夫石妇、鹊花、狗眼。”
      
    则《鸽异》篇中鸽名应标点为:……又有靴头、点子、大白、黑、石夫妇、雀花、狗眼之类……,盖皂子即为黑,石夫石妇即为石夫妇,鹊花即为雀花也。
      
    看来《聊斋志异》的标点者并非所谓“好事者”,不能辨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