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案:此文本是游戏笔墨,曾于2000年11月12日在西陆网颓废生活论坛以北京杂种笔名发表,参考黄裳不悔少作之精神,现予重新发表云云。

     

     

    五百年前,风好大。

     

    湖边的绿杨树显得有些疲倦,落日的余晖刺到我的脸上,我吸了吸鼻子,感觉到空气中有一种荷花的清香。刚才湖面上那两匹蚊子真让我讨厌,其中那个女的老是哭个不停,我真不明白人世间有什么东西值得哭泣呢?何况上帝它是个耳聋,哭顶个屁用?!

     

    我抖了抖身上的水珠,闭上了眼睛。我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做个美梦。据说,梦是愿望的达成,我只想梦到一块又香又大又肥的骨头,因为我已经饿了好几天了。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有人在笑。据我初步判断,这种笑应该属于狞笑一类,我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这时我发现我的毛都干了,刚才在湖中追逐一只看起来像骨头的木头后发现它不是骨头而是木头后的那种被欺骗之后的疲惫已一扫而光,我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了那匹失恋的蚊子阿花。

     

    “小黑,你会后悔的!”阿花狞笑着。

     

    小黑不是我。小黑是另外那匹蚊子。小黑看起来很憔悴,他不停的用手摩擦自己的脸。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月亮很不情愿地挪动着她的身躯,以便太阳的光能够避开她的遮挡照到阿花的脸上。小黑清楚的看到阿花的脸上绽放着狞笑。

     

    小黑感到一阵眩晕,他们正在湖边的绿杨树上谈判,小黑下意识的用手扶住了树干。他稳了稳神,叹了一口气:“这又是何必呢?!你我有缘无份,这是命里注定的。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伤害自己。人生并不是只能有一次爱,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别人一次机会,让自己再爱一次,好吗?”

     

    “你以为我的付出能够那么轻易的忘却?!你以为我还能够再一次那么的付出吗?!”阿花终于再次哭出声来。

     

    我开始厌烦起来,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看到女人哭啼啼的,尤其是阿花。

     

    我认识阿花有些日子了,她和小黑搞对象的时候我已经觉得哪里不对劲,因为我知道阿花是一个好强的女人,对感情看得很重,可是却有些盲目,小黑并不适合她。

     

    大约15分钟的沉默后,小黑走了。我又感到一阵的困意,最糟糕的是我已经饿得快不行了,看来已经没有梦到骨头的希望了,我决定到别的地方去碰碰运气。

     

    这时,我看到了我今生所看过的最美的画面:月色如水般泻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湖上弥漫着朦朦的水气,轻轻飘荡着向四周散开,湖边的绿杨树上,美丽的阿花在月光下纵身一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飘了起来,风起来了。风好大,阿花在空中转了几个圈之后,沉重的砸在了地上,立时有一片鲜红的色彩放射出来,我的嘴里有了咸咸的味道,阿花碎了。我突然觉得不饿了,我的梦也跟着碎了。

     

    五百年前,只有风可以为所欲为。

  • 狗子达摩 - [过日子]

    2008-03-11

    此前不久,我有一次温泉美食之旅,随行的有小姨子WILLY夫妇和岳父母,目的地是漳州。

    漳州的温泉平民化,10元一人,还是独立单间,新近增加了大木桶,价格也只不过是15元一人。中午到漳州不吃午饭,吃一碗豆花即可;泡澡之前照例要喝一杯便宜的甘蔗汁,就在附近,再加一点杨桃,真是沁人心脾。泡澡时间好掌握,不必看表,觉得腿有点发软了就起来。出来吃一盘蚵仔煎,如果肚子还有余量,再吃一碗卤面。

    这样的温泉美食之旅,不定期举行。

    而这一次的旅行,多了一个收获,就是狗子达摩。

    返回厦门之前,我在漳州中山公园门前等WILLY,却见她手上抱着一只小狗,全身白色,唯头部和尾部为黄色,眼圈黑色。楚楚可怜的模样,像个婴儿。一问,说是从狗贩子手上低价买的。好像受了伤,看它可怜复可爱,就养在阿尔小屋吧。

    抱回厦门,老婆说给它取个名字吧,干脆就把小米的外号“大魔”送给它去。我说不,叫达摩吧。狗子达摩。

    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有。”僧云:“既有,为甚么却撞入这个皮袋?”州云:“为他知而故犯。”又有僧问:“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曰:“无。”僧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狗子为什么却无?”州云:“为伊有业识在。”

     

    达摩刚来阿尔小屋的时候,正逢50年不遇的寒冷天,我们直担心它挺不过这个严冬。还好,它总算活过来了,虽然走起路来颤颤巍巍,依然可以看见它在渐渐长大。小米原来不喜小动物,自从达摩来了之后,她老是跟它玩,要抱它的时候就煞有介事的戴上她的专用手套。达摩刚开始总爱随地大小便,经过训练之后,有了明显改善。

    达摩喜欢扑人,喜欢咬别人的鞋子,喜欢在院子里赶猫。其实它打不过猫,猫一抬爪子,它就往后蹦。它还老抢猫的粮食,猫是打狗还看主人面,不跟它计较。不过,照此发展下去,一场猫狗大战恐怕在所难免。

    转眼,狗子达摩来到阿尔小屋已近两月,它已成为阿尔小屋的一员。

     

  • 藏獒来了 - [瞎扯淡]

    2006-02-07

    狗年到了,电视里关于狗的节目忽然多了起来。我虽然属狗(不是属于狗),却对狗的品种、狗的饲养等等知识一窍不通。春节看电视,有介绍藏獒的节目,颇感兴趣。

    藏獒世称东方神犬,属于猛犬一类。主要生活在青藏高原一带,身上依然带有浓浓的野性,凶猛、剽悍。有个说法,叫一獒胜三狼,一只藏獒可以同时打败三只狼。据说藏獒一生只认一个主人,对陌生人完全没有好感,却对主人百依百顺,甚至不惜付出自己的性命去保卫主人的安全。藏獒的品种不少,最有名的叫红腹四眼铁包金。成年藏獒活像一只狮子,沉稳、低调,却随时可以置你于死地。

    中国犬协曾经到西藏寻獒,在一家藏民的帐篷外见着一只獒,身上有几十道伤痕,一见就知是只好獒。跟主人家商量要买,开到天价,死活不卖。你想,獒就是藏民家的一个人,有谁忍心把自个家的家庭成员卖喽?听说马俊仁的一只獒价值以千万计,简直是令人瞠目结舌了。藏獒不是宠物,藏獒的生活空间在青藏,别再折腾了,让藏獒回到他们自己生活的空间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