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弹指一挥间。在阿尔小屋已经生活了三年。

    一切都缘于两颗不安分的心。三年前,我们从厦大搬回金山小区,住了还不到四个月,终于还是受不了喧嚣和嘈杂,决定再次搬迁。我和老婆突发奇想,准备经营一家家庭客栈。

    首选地当然是曾厝垵。找到阿尔小屋也是我们的缘分。这是一幢三层小楼,带一个小院子。房屋大约是80年代的风格,虽然旧,但是素朴。我们就喜欢这种素朴。房东也是个爽快人,租约很快谈好,家庭客栈迅即进入筹备阶段。

    首先是名字。老婆与我商量。彼时我们正在看高更和梵高。我就说,叫阿尔小屋吧,THE ARLES HOUSE。ARLES阿尔是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一个小镇,梵高曾经有一段时间居留在此地,他的大部分杰作,像著名的向日葵等等均是在阿尔创作完成的。他在阿尔等高更。他们准备创建一个南方艺术联盟。

    我们的家庭客栈也有点这个意思。除了经营客栈,也想有那么一点艺术沙龙的味道。曾厝垵历来被厦门人民称作艺术家村,这里居住了大批雕塑家、画家、电影创作实践者、音乐人等等,如果能有一个彼此聚会的地方,能否就是阿尔小屋呢?

    阿尔小屋的名字既定,其他准备工作不在话下。阿尔小屋遵照欧美B+B(BED+BREAKFAST)模式,经营得有声有色,迅速在网络上成名。

     

    不过,阿尔小屋经营了一年之后却停业了。原因有二:一是由于规模没有扩大(统共只有五间房,三间做客房,一间是休闲屋,一间是值班室),赢利能力有限;二是因为(这是主要原因),老婆的时间被客栈捆住,不得分身自由(我们喜欢到处跑,但是老婆要看管客栈,投入了太多的时间)。我们决定放弃。阿尔小屋改为自家居住。

    自己住真好。清晨在鸟叫声中醒来,先在二楼阳台或者三楼露台发一阵呆,然后在院子里装模作样的走一趟太极,然后吃饭上班去。晚上在星空下泡茶摆龙门阵,玉兰花香淡得刚好。这样的日子容易让人失去奋斗的力量,一切都懒懒的。

    小米在上李的幼儿园里过得也开心。时光就这样轻轻流走,到了小米差不多要上小学的年龄了。

    是的,我们要离开阿尔小屋了。所幸的是,阿尔小屋还将继续存在,新的阿尔小屋客栈将在今年国庆节正式营业。欢迎光临阿尔小屋。

  • 据曾厝垵拥湖宫重修碑记记载:元代曾家始祖光绰因兵乱率族由江苏常熟到此避难而定居,初名“曾处安”。想不到厦门曾厝垵村民的始祖却是江苏常熟人。今名曾厝垵,厝有放置、安排之意,在闽南却有居家房屋的意思,垵指点种瓜豆时的小坑。想是一音之转,离曾氏处之则安的原意似乎已有不少的差距。

    寄居在曾厝垵,闲来无事喜欢前村后村随意转转。一次在后村闲转时,不期然瞥见小巷中露着飞檐一角,信步走去,却见一座闽南红砖古厝,早已破败不堪。

    邻近想来是菜农租住,周围种着几畦菜田。古厝虽然破落,檐下几处木雕石雕倒也还是颇具古意,自然不免流连一番。踱进门去,满院荒草,屋舍坍塌,片瓦不存。看这进落,倒像是个祠堂模样。右首边门处却矗着一座石碑。

    近前仔细一看,却原来是勒着一份租地契约。碑首刻着陇西二字,想来是业主郡望。细读碑文,果然业主是李光裕堂李姓氏族派下。且将这碑文钞在这里,也算做个史识。

     

    租地契约

    立契约字厦门自来水公司禾山上里山李光裕堂

    兹因厦门自来水公司勘定禾山上里社公山宜于建筑蓄水池自将须用以内现经划明立标为记东至毛坑后西至赤涂园尖南至西山头北至鬼仔空四至限至水池墘路为界该地系李光裕堂三派公共业产三派曰上里曰港口曰厦门每派各举代表一人现与厦门自来水公司代表协议即将流域标界限为限凡该水池流域以内李光裕堂派下永远不得种植安奠以重卫生永远租与厦门自来水公司建筑议定每年应纳租金大洋银壹仟元正分作两期每期伍佰元以陆个月为付租期一次由三派各家长刊李光裕堂某派戳记一个以为领款凭证其戳记以本契约此次所盖之式为标准否则无效倘此戳记设有不测务必三派家长仝到声明应准换别印合将双方订明条件载明于下

    一水池界内所有坟墓务于契约签定日起各坟墓业主迁出别奠公司应贴迁费凡土圹每穴应贴壹拾玖元骸圹每穴玖元砖圹每穴叁拾元附圹木每具拾元金每个叁元计坟墓伍佰伍拾穴共银壹万零壹佰叁拾伍元

    二凡租界内荒田每斗种二十七丈为一斗应给大洋壹拾九元荒园每斗应给捌元以坐损失上李山计丈量田壹佰伍拾壹斗种每□共银弍仟捌佰陆拾九元园叁拾伍斗种每□共银弍佰捌拾壹元合共银叁仟壹佰伍拾元

    三凡与租地关系之下田原恃界内水源灌溉现与变更则自来水公司应当设法供足诸灌溉或照以上规定价格收买均不得异言惟须分别上中下则价格以昭公允

    四凡租地界外山石地产自来水公司倘欲收用务取双方同意不得抑勒

    五凡该山应纳地丁钱粮永远归李光裕堂派下完纳

    六凡以上条件既经双方亲自盖印发生效力议定同样三纸双方各执一纸存照一纸为证

    公证人李振清

    中华民国十四年壹月壹日

    租户厦门自来水公司代表黄奕住黄庆元

    业主李光裕堂上里港口厦门派代表李来近李子昌李佐日

     

    厦门市民的日常饮用水据说主要来自曾厝垵上李水库,这份契约或许即与此有关。说不定上李水库即是当年的所谓蓄水池乎?

  • 趁着小米和外公都放暑假,小米、小米妈,外公和外婆,四个人便一起回到阔别多年的四川访友。我又在泉州上班,因此,这段时间阿尔小屋没人,老婆叫了她的小表弟来看家。上个周末本来不想回厦门,因为老徐向我索要木城的照片,我的移动硬盘放在厦门,只好回厦门取。谁知台风圣帕偏偏这个时候到来,便取消了厦门之行。昨天下午一下班便开车往厦门赶,同行的有多年未见的老友,刚好来泉州办事,就一起回厦门。等到吃过晚饭回到阿尔小屋的时候已经过了10点钟了。

    小表弟听说我要回来,便说晚上不过来了。我打开院子大门的那一霎那,竟感觉与阿尔小屋分别许久了。屋子里略显凌乱,收进来的衣服扔在一楼房间的床上到处都是。从厨房通向后院的门大开着,心想:这小子,怎么这么疏忽,门竟然忘了锁了。

    曾厝目前还是自然村,地处偏僻,村民房屋杂乱,常有失窃之事发生。不过阿尔小屋的位置奇佳,前面是村道,后面是曾氏宗祠,左边是龙眼林,右边是门球场。而就在门球场的边上是一个警亭,每天夜里,大概从12点开始一直到凌晨5点,都有联防队员在那里值夜。应该讲阿尔小屋的安全是最有保障的,所以,我们平时一般也比较放心。

    刚进家门,先在楼下烧了一壶水,然后才上二楼。一进卧室就傻了眼,二楼两个卧室的床头柜都被掀翻了,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屋里所有的抽屉都被打开过,衣柜也开着,里面的衣服有明显的被人用手掏摸过的迹象。屋里其他东西基本上没动。一看就知道是惯犯,极专业的手法。他们一进门就直奔主题,其他东西不要,只找现金和首饰。我们从来不在家里放现金,我们也从来不买什么首饰。只是当时我们结婚时,我妈妈送给儿媳妇的一个金戒指和一条金项链,老婆从来不戴,放在她的百宝箱里,现在当然奉献给司空大人了。百宝箱里其他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司空大人还看不上。我检查了一下,我们的所有证件,毕业证书、户口簿、护照、养老手册、结婚证书、小米的出生证明都在,保单也在,房产证也在。到三楼外公外婆的房间看了看,基本上没被动过。还好,损失不大。

    想起了另外一次失窃。那还是在10几年前,我们在晋江辛苦创业的时候。在公司旁边租了一间宿舍,公司几个员工合住。一天晚上,其他几个人因为有事,没有在宿舍过夜,只剩我和另一位同事两个人。我们两人刚好在同一间。第二天早晨我先醒来,环视一下屋内,便觉得不对。衣柜被打开了,睡前放在床头衣裤都被掏过,里面的钱包不见了,房间门开着,走出来一看,外面的大门也开着,我的旅行包被扔在门外,拉链已经被拉开了。阳台门也是大开着。

    我叫醒了同事,两个人开始检查,我的钱包没了,他衣服里的钱和放在桌上的戒指没了,其他的东西都没少。而奇怪的是,地上有烟灰的痕迹,贼似乎在这吸过烟,而我桌上的纸烟盒里确实少了几支香烟。整个晚上我们都睡得很死,没有一点知觉,而贼竟然能够从容的点起一支烟,慢慢寻找他所需要的东西。我们怀疑被人下了迷香。

    俗话说:盗亦有道。我的钱包里除了钱,还有身份证和通讯录等等东西,我想这些并不是贼所需要的,如果他是个专业的贼,他一定会把这些东西留下来。听说,有的贼在外面偷了你的钱包还会在你的钱包里留下一点零钱,让你能够坐车回家。

    于是我们开始大范围的搜索我的钱包。终于,我们最后在阳台的一盆花的花盆里找到了它。打开一看,除了钱被掏空了之外,其他的东西都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