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医心方》30卷,为日人丹波康赖于982年所编撰,辑录了中国唐代以前许多医书,包括医学理论及内、外、妇、儿等临床各科,还有养生、导引、房中术及食疗本草(收药物105种)等。征引文献资料十分丰富,许多失传的房中著作赖《医心方》得以保存。

    《医心方·卷二十八·房内》共收专论30篇,篇目如下:

    至理第一,养阳第二,养阴第三,合志第四,临御第五,五常第六,五徵第七,五欲第八,十动第九,四至第十,九气第十一,九法第十二,卅法第十三,九状第十四,六势第十五,八益第十六,七损第十七,还精第十八,施泄第十九,治伤第二十,求子第廿一,好女第廿二,恶女第廿三,禁忌第廿四,断鬼交第廿五,用药石第廿六,玉茎小第廿七,玉门大第廿八,少女痛第廿九,长妇伤第三十。

    丹波康赖生于日本延喜十二年(912),祖先为中国东汉汉灵帝。灵帝五世曾孙阿留王于日本应神天皇时代东渡扶桑,定居于大和国松隈郡,其后,阿留王之孙志努移居丹波郡,始改称丹波之姓。康赖在众多的兄弟中,以其聪颖博学,医术高超,累为皇帝征召,侍医诊疾,被赐以“五位下行针博士、左卫门佐兼丹波介”,成为日本医家巨族丹波氏(后多纪一族亦归属该族)之医祖。于天元五年(982)受圆融天皇之敕,编纂《医心方》,历经三年,于永观二年(984)完成并奏进天皇。该书广引博采中国隋唐及高句丽、新罗、百济(上三国今属朝鲜、韩国)、印度医书及中国经、史、子、集约204余种。其中,详论治病大体、药物服用、调剂注意、诸药和汉名、针灸、明堂、中风、皮肤疾患、五官疾患、痛证、五脏六腑疾患、阴部疾患、虫证、脚气、四肢疾患、喘咳并呕吐、疝、浮肿、黄疸、霍乱、消渴、虚损、卒死、伤寒及外科性疾患证治方药,尤其可贵的是,该书辑录了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早已亡佚的房中医学、美容悦色术、长寿延年术、食疗等内容,是当今中医性医学研究的必读之典。

  • 密宗房中书 - [搞名堂]

    2009-03-26

    施蛰存《文艺百话•房内》:“我在《也是园书目》中见到属于‘房中’的书四种:一、《端必瓦成就同生要》一卷;二、《因得啰菩提手印道要》一卷;三、《大手印无字要》一卷;四、《女丹经》八卷。前三种显然是密宗经典的译本,《女丹经》有八卷之多,很可能是汇集古代房中书的道家遗书。”

    《也是园书目》为清初常熟钱曾(遵王)所辑,此三种密宗房中书均为元代釋莎南屹囉所譯,钱大昕《补元史艺文志医类书》亦有录。有元一代关于大手印的译著,大都载于藏传佛教《道果法集》中,惜已亡佚。錢氏述古堂似有复刻,现已不传。

    陈寅恪《柳如是别传》:“钱曾《读书敏求记叁•摄生类》云:《端必瓦成就同生要》一卷,《因得罗菩萨提手印道要》一卷,《大手印无字要》一卷。此为庚申帝演媟儿法。张光弼辇下曲:“守内番僧日念吽,(寅恪案:“吽”当作“叫”,非作“吽”。盖藏语音如是,中土传写讹误。昔亦未知,后习藏语,始得此字正确形读也。)御厨酒肉按时供。组铃扇鼓诸天乐,知在龙宫第几重。”描写掖庭秘戏,与是书所云长缓提称吽字,以之为大手印要,殆可互相证明。凡偈颂文句,悉揣摩天竺古先生之话言,阅之不禁失笑来。其纸是捣麻所成,光润炫目。装潢乃元朝内府名手匠,今无有能之者,亦一奇物也。(寅恪案:此可参权衡庚申外史“癸巳至正十三年脱脱奏用哈麻为宣政院使”条。)

    寅恪案:遵王所藏此种由天竺房中方术转译之书,当是从牧斋处得来,所附注语应出牧斋之手,遵王未必若是淹博也。牧斋平生佛教著述中有楞严经蒙钞之巨制。……故牧斋虽著此书,原与其密宗之信仰无关。但牧斋好蓄异书,兼通元代故实,既藏有演揲儿法多种,其与河东君作“洞房清夜秋灯里,共简庄周说剑篇”之事亦非绝不可能。”

    由此亦可知,此三种密宗房中书曾藏于钱谦益(牧斋)手中。陈寅恪《柳如是别传》并转引王沄辋川诗钞肆“虞山柳枝词”十四首之十一云:阿难毁体便龙钟,大幻婆毘瞥地逢。何事阳秋书法异,览揆犹自继神宗。(自注:“钱注楞严经,不书当代年号甲子,称大元曰蒙古,自纪生于神宗显皇帝某年云。尝学容成术,自伤其体,遂不能御女。其称摩登,盖指姬云。”)

    又引陵葵生茶余客话(参陈琰艺苑丛话玖“钱求媚药与柳周旋”条)云:闻钱虞山既娶河东君之后,年力已衰。门下士有献房中术以媚之者,试之有验。钱骄语河东君曰:少不如人,老当益壮。答曰:华而不实,大而无当。闻者嗤之。

    蓋钱谦益所谓“尝学容成术”及 “门下士有献房中术以媚之”者,似为此密宗房中术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