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尼姑* - [乱翻书]

    2007-12-07

    花尼姑的花和花和尚的花不一样。

    花和尚虽出家修行,却不守佛门戒律,照旧喝酒吃肉找女人,此花乃花心之花;而花尼姑多为自小送入尼庵,并非自愿皈依,所以不弃青丝带发修行,且大多面容姣好,此花是花旦之花。花尼姑必是庵中佳丽,可称艳尼。

    人家老人寿丧,亲戚们集资送一堂尼姑拜忏,一般是一堂七尼,由一个光头老尼带队,主钟鼓领唱。其余皆是艳尼,唱经之声袅袅,别有一番风味。拜忏大都通宵,年轻小伙子们宁愿不睡觉,也要来听这群芳会唱。到了半夜三更,人少的时候,难免动手动脚,花尼姑们倒也半推半就。唱到婉转处,一声再来一个,立时挣得不少小费。

    这样的场景真是让人向往的很。

     

    *资料来源:吴藕汀《药窗诗话》

  • 提起戚继光,总是与“抗倭英雄”的头衔联系在一起。其实他在明嘉靖三十六年时还只是个参将,防守宁波、绍兴、台州三郡。此时的倭寇已是强弩之末,老大汪直已被胡宗宪搞掂,残余势力只是游荡在浙江福建交界沿海一带。后来戚继光还因为一直摆不平倭寇余党于岑溪而遭到免官。看来他对抗倭并没有作出什么了不起的贡献。

    让戚继光牛了一把的是嘉靖四十二年,倭寇都到了福建,他作为副总兵(俞大猷为总兵官),在广东总兵的驰援下破了倭奴。这大概就是戚继光所谓“抗倭英雄”之誉的由来。

    此时的福建巡抚正是戚继光任宁、绍、台参将时就早已勾结在一起的谭纶(谭当时是台州知府)。在福建抗倭期间,戚谭沆瀣一气,邀功自傲,从朝廷捞了不少好处。后来谭纶总督蓟辽保定军务时,将戚调任蓟州总兵。两人均是当时朝中重臣、当朝首辅张居正的死党。

    戚继光除了重金购买美女献给张居正之外,还给张府送了不少礼物。当有人参劾他时,在蓟州的账簿竟然不知去向。张居正威权震主,与戚继光手握的兵权是分不开的。

    而所谓的豪放派“爱国词人”辛弃疾本来就在金国占领的地方长大,早已是金国的顺民,直到二十三岁时才返回南宋。他回国以后,钻营腐化、奸贪凶暴,视赤子如草芥,哪里作得出如此气壮河山的爱国之词。其实,所谓的《稼轩词》,均为枪手刘过刘改之所为。

    刘过在辛弃疾帅淮时,被收罗在幕府之中。从此成为辛词枪手,一发而不可收拾。刘过倒是一个豪放之人,为人慷慨,才气纵横,多少年来,为辛弃疾着实费了不少心血心思。辛弃疾也不得不将搜刮来的钱财重重酬谢他一番。大家彼此心照不宣,不过,刘过也当得起是受之无愧。

    “抗倭英雄”戚继光与“爱国词人”辛弃疾实在难以名实相副,这两个头衔其实应该还给俞大猷和刘过才对。不过,倒是有另外两顶帽子送给这二位,却是显得恰如其分,那就是:贪官戚继光,污吏辛弃疾。

     

    *资料来源:吴藕汀《药窗诗话》

  • 打倒花木兰* - [乱翻书]

    2007-04-15

    《木兰辞》为乐府《鼓角横吹曲》名,最初录于南朝陈僧智匠《古今乐录》,写木兰女扮男装代父从军的故事,曾被选入语文课本,大家耳熟能详,至今传颂。木兰俨然是个民族英雄。

    木兰姓花,鲜卑族,属北魏拓跋部。东晋末年,北魏对中原汉民发起侵略战争,《木兰辞》中的“可汗大点兵”指的就是这件事,而可汗指的就是当时的北魏道武帝拓跋硅。“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花木兰已经打到家门口来了。花木兰为北魏履建奇功,所以“赏赐百千强”,手上不知沾了多少汉民的鲜血。木兰即便是个民族英雄,也是人家鲜卑族的民族英雄,对我们汉族来说,她是不折不扣的侵略者,是我们的敌人。

    对于这样一个手上沾满我们汉民鲜血的侵略者来说,难道我们还要膜拜和歌颂吗?最起码的态度,也应该像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那样:打翻在地,再踩上一脚,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打倒花木兰!

     

    *资料来源:吴藕汀《药窗诗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