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孝苹《海外发现〈龙吟馆琴谱〉孤本——为庆祝梅庵琴社创建六十周年而作》(原载《音乐研究》1990年第2期,录自谢孝苹《雷巢文存》,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4月第1版第1次印刷)一文记叙《龙吟馆琴谱》发现经过甚详,兹录如下:

    “简述一下《龙吟馆琴谱》的发现和得来的经过。

    1985年5月,中国音乐家协会和文化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在扬州联合召开“全国第三次古琴打谱会”。会中从古琴家、香港中文大学饶宗颐教授提供的线索获悉:荷兰琴家高罗佩生前藏书,现全归荷兰莱顿大学汉学图书馆庋藏。而在中国已经佚失的《龙吟馆琴谱》,就收藏在莱顿的书库中。

    高罗佩是荷兰著名汉学家,对中国传统文化造诣甚深。四十年代曾任荷兰国驻中国大使馆一等秘书。战后调任荷兰驻日本大使馆参赞,旋擢升荷兰驻日本兼韩国大使,1967年患癌症在海牙去世。今其夫人水世芳女士(华人)尚健在,卜居荷兰莱顿。

    高罗佩邃于琴学,他撰写的出版于日本东京的《琴道》一书,是外国人撰写中国古琴学的巨著。他和已故古琴家查阜西先生交谊至深。

    战争年代,琴谱不值钱,高罗佩在重庆、昆明广搜琴谱和其他书籍,因此他藏有大量汉籍书刊,其中许多今在中国已逸失,属于孤本,《龙吟馆琴谱》就是其中之一。

    著者得此讯息,求助于莱顿大学汉学图书馆馆长马大任先生。大任是温州古琴家马寿洛老先生之孙,著名书法家马公愚先生之子。马不久离任,又得到继任馆长台籍吴荣子女士大力帮助,将《龙吟馆琴谱》借出,委托设在莱顿的国际文献公司(IDC)制成显微平片。1986年9月,IDC总裁德明克先生来北京参加国际书展,将显微平片携来赠送给我。

    简述《龙吟馆琴谱》得来经过,一方面聊表我对饶宗颐、马大任、吴荣子、德明克等诸先生女士们的铭感微忱,一方面说明国际文化界乐于不分国界无条件地为研究人员服务。

    由此不免想起国内个别单位,对文献资料,尤其是善本图书的借阅,加以种种不合理的限制,或者采取昂贵收费的办法,制造许多人为障碍,眼看图书在架而借不出来。这种把图书禁锢起来的做法,实在令人无法理解。

    现在我已将莱顿大学惠赠的显微平片转献给中国文化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收藏。《龙吟馆琴谱》的面貌,可以一览无遗了。”

    案莱顿所藏《龙吟馆琴谱》分上下两卷,上卷论音律、指法、调弦、转调等。下卷为琴谱,刊载《平沙落雁》、《长门怨》、《关山月》、《秋闺怨》、《挟仙游》、《春闺怨》、《秋江夜泊》和《捣衣》共八曲。

    《龙吟馆琴谱》第二页“琴曲目录”之后,有一行字。上端为“大清嘉庆己未冬月”八字。己未是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下端为“历城毛式郇拜稿”七个字。

    历城今山东济南市,济南在战国时为齐国的历下邑,故称历城。毛式郇是何许人呢?据甲子(民国十三年)历城县志局排印的《续历城县志》卷二十九《毛式郇传》: “毛式郇字伯雨,圻子。嘉庆四年进士。改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吏主事。洊升宗人府府丞。道光二年督顺天学政。十年迁左副都御史。十一年充江西乡试正考官。十九年升礼部右侍郎,督江苏学政。二十年调吏部右侍郎。二十四年卒,国史有传。”

    毛氏是历城大族,可谓世代簪缨。祖父毛辉祖,字镜浦,乾隆十年进士。父毛圻,字一亭,乾隆二十一年举人。毛式郇的功名事业都超过了乃父乃祖。毛式郇辑撰这部《龙吟馆琴谱》之时,正是他入选翰林之日,可以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黄金岁月。

    《龙吟馆琴谱》在他会试中式之年刻印。可以想见他在少年读书时学习弹琴,撰辑琴谱在既冠之后。

  • 浙派与二徐 - [搞名堂]

    2009-04-07

    浙派是中国最古老的一个古琴流派,操琴风格属于吴越系统,其指法圆润,节奏紧凑。南宋时永嘉著名琴家郭沔(楚望)创作《潇湘水云》、《泛沧浪》、《秋鸿》等传世作品,成为浙派的创始人。其弟子天台人刘志芳,创作《忘机曲》、《吴江呤》等琴曲,扬名于世。浙派古琴自成一体,并凭借中正、平和、细腻、轻婉的曲风名扬乐坛。

    至民国,浙派传人首推蜚声海内外的古琴大师徐元白。徐元白(1893-1957),号原泊,浙江台州海门人,是近代著名的古琴艺术大师,为浙派古琴之末代名家。其父徐月秋精通乐曲,擅奏琵琶、三弦等乐器。

    民国元年,徐元白與其弟徐文镜拜苏州天平山清末浙派古琴大师大休上人为师,学弹古琴。大休琴艺清淡雅逸,徐元白得其亲授并勤学苦练,矢志钻研琴艺,尽得“浙派”精髓。后来,他在全国遍访古琴名师,与他们相互切磋琴艺,从而博收了诸家特色,并形成自己的风格。徐元白在古琴演奏技巧上继承了浙派“微、妙、圆、通”的潇洒奔放特色,自成一种古朴典雅、深造内含、善于抑扬顿挫的独特风格,所弹奏的琴曲韵味深长。徐元白所演奏的大小琴曲甚多,最精者《高山》、《墨子》、《潇湘》、《秋江》等,他被推为浙派正宗,成为新浙派古琴的代表。

    20世纪30年代,徐元白与其弟徐文镜均以收藏古琴及斫制七弦琴闻名,他们曾自制琴50余张,流传各地,在斫制仿唐琴方面取得独到造诣,成为斫琴高手。兄弟两人皆自幼颖悟,淹通多种学艺。

    徐文镜,字鏡齋,生於1895年。詩文、書画、篆刻皆精妙,平生以设海表琴台,公诸同好为愿,祈华厦徽音未成绝响,著有镜斋十二琴铭,造诣极深。一直从事书画古琴技艺之钻研,尤邃于金石学,著有《古籀汇编》巨著,集三代秦汉以来金文、甲骨、大小篆之大成,刊刻行世,为世所重。早年在沪设大雅社,从事篆刻印章业务。抗战时起任国民政府文官处印铸局技正,居蜀八年。

    抗战期间,徐氏兄弟二人均避寇于重庆。于市廛阀一店,名曰紫藤山馆,卖印并印泥等。

    徐元白18岁时,由李济琛先生介绍,追随孙中山北伐,一度宦游江、浙、豫、闽、蜀等地。他曾任何应钦秘书、国民政府河南开封军需库长等职,后服务于河南、浙江政法界,抗战胜利后弃官定居杭州。1936年,徐元白在南京组织“清溪琴社”,抗战时在重庆组织“天风琴社”,开始了制琴教琴、研究古琴的艺术生涯。

    徐元白在古琴演奏、琴学理论创作、音律研究、传授和斫琴方面均有很深的造诣,随他习琴的弟子著名者有抗日名将冯玉祥、高罗佩(荷兰)、毕铿(美国),其嫡传弟子有上海姚丙炎,杭州徐哓英、张亮、郑云飞、章家骐、张士杰、谭方成、赵乃文、吴士龙、许有成等,其中姚丙炎为海内知名古琴家。

    抗日战争时期,在重庆的荷兰驻华大使高罗佩夫妇曾跟随徐元白学古琴。高罗佩是专门研究中国民族音乐的外国人,对徐元白极为敬佩,与他结成琴友,并为之灌制唱片。1946年,徐元白携家眷返回杭州,修葺了位于雷峰塔下的“半角山房”旧居,与马一浮、张大千、张宗祥、徐映璞等名士组织“西湖月会”,研讨书画、琴棋、金石等艺术。

    徐元白曾把河南筝曲《泣颜回》创作改编,谱作琴曲易名《思贤操》,刊登在《今虞琴刊》上。《思贤操》是传统的民间曲调,徐元白从小常听父亲用琵琶演奏,他后来将此曲谱入古琴,经过多年抚弄,始得古琴韵味。徐元白还首创了“弦度分段录音法”。

    1953年秋,徐元白在杭州创办西泠琴社,并在上海、杭州等地教授古琴。中央音乐学院曾多次为他进行古琴演奏录音。后来他将《泣颜回》改为《和平颂》,在杭州人民大会堂公演,赢得满场掌声。徐元白还用古琴演奏《义勇军进行曲》、《大路歌》等歌曲,轰动当时音乐界。

    徐元白著有《天风琴谱》一卷。

    徐元白逝世后,音乐界多次为他举行了纪念琴会。1989年4月9日,大型“徐元白先生逝世32周年古琴音乐会”在杭州举行;1997年,“徐元白先生诞辰105周年纪念琴会”在杭州举行;2007年5月22日,音乐界再次举办纪念新浙派古琴创始人徐元白的古琴音乐会。

    新浙派古琴创始人徐元白与其子徐匡华和孙徐君跃三代人在杭州居所位于南山路勾山里一条小弄堂里。徐元白之子徐匡华即为张艺谋《英雄》中李连杰与甄子丹决战时在旁鼓琴之“盲琴师”也,时徐匡华86高龄(2001),仙风道骨,潇洒风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