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银兴评估董事长林尔静认为,目前厦门房价已相对合理,基本见底。那么,每平方米多少钱是底呢?

     

    她用成本法算了一笔账:

     

    就岛内而言,土地成本=基准地价4000+开发期利息330=4330/㎡,建筑成本=建安费1500+其它费用350+建设期利息130=1980/㎡,销售费用及销售税费600/㎡,那么房地产正常开发成本为4330+1980+600=6910/㎡,考虑15%开发利润,岛内价格为7947/㎡是合理的。

     

    同样的,岛外的土地成本=基准地价1800+开发期利息150=1950/㎡,建筑成本=建安费1400+其它费用300+建设期利息120=1820/㎡,销售费用及销售税费300/㎡,那么房地产正常开发成本1950+1820+300=4120/㎡,考虑10%开发利润,岛外价格为4532/㎡是合理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布的2007年全国主要城市白领工资标准,包括各城市物价水平、居住成本、交通成本、城市现代化等诸多方面因素共分七档。厦门属第三档,月入4100元才算白领(单位:人民币。外地务工者在此基础上增加1800元。)

     

    那么,要买得起厦门岛内“底价”的房子,起码要总经理一级或高级白领才行。

  • 弹指一挥间。在阿尔小屋已经生活了三年。

    一切都缘于两颗不安分的心。三年前,我们从厦大搬回金山小区,住了还不到四个月,终于还是受不了喧嚣和嘈杂,决定再次搬迁。我和老婆突发奇想,准备经营一家家庭客栈。

    首选地当然是曾厝垵。找到阿尔小屋也是我们的缘分。这是一幢三层小楼,带一个小院子。房屋大约是80年代的风格,虽然旧,但是素朴。我们就喜欢这种素朴。房东也是个爽快人,租约很快谈好,家庭客栈迅即进入筹备阶段。

    首先是名字。老婆与我商量。彼时我们正在看高更和梵高。我就说,叫阿尔小屋吧,THE ARLES HOUSE。ARLES阿尔是法国南部普罗旺斯地区的一个小镇,梵高曾经有一段时间居留在此地,他的大部分杰作,像著名的向日葵等等均是在阿尔创作完成的。他在阿尔等高更。他们准备创建一个南方艺术联盟。

    我们的家庭客栈也有点这个意思。除了经营客栈,也想有那么一点艺术沙龙的味道。曾厝垵历来被厦门人民称作艺术家村,这里居住了大批雕塑家、画家、电影创作实践者、音乐人等等,如果能有一个彼此聚会的地方,能否就是阿尔小屋呢?

    阿尔小屋的名字既定,其他准备工作不在话下。阿尔小屋遵照欧美B+B(BED+BREAKFAST)模式,经营得有声有色,迅速在网络上成名。

     

    不过,阿尔小屋经营了一年之后却停业了。原因有二:一是由于规模没有扩大(统共只有五间房,三间做客房,一间是休闲屋,一间是值班室),赢利能力有限;二是因为(这是主要原因),老婆的时间被客栈捆住,不得分身自由(我们喜欢到处跑,但是老婆要看管客栈,投入了太多的时间)。我们决定放弃。阿尔小屋改为自家居住。

    自己住真好。清晨在鸟叫声中醒来,先在二楼阳台或者三楼露台发一阵呆,然后在院子里装模作样的走一趟太极,然后吃饭上班去。晚上在星空下泡茶摆龙门阵,玉兰花香淡得刚好。这样的日子容易让人失去奋斗的力量,一切都懒懒的。

    小米在上李的幼儿园里过得也开心。时光就这样轻轻流走,到了小米差不多要上小学的年龄了。

    是的,我们要离开阿尔小屋了。所幸的是,阿尔小屋还将继续存在,新的阿尔小屋客栈将在今年国庆节正式营业。欢迎光临阿尔小屋。

  • 据曾厝垵拥湖宫重修碑记记载:元代曾家始祖光绰因兵乱率族由江苏常熟到此避难而定居,初名“曾处安”。想不到厦门曾厝垵村民的始祖却是江苏常熟人。今名曾厝垵,厝有放置、安排之意,在闽南却有居家房屋的意思,垵指点种瓜豆时的小坑。想是一音之转,离曾氏处之则安的原意似乎已有不少的差距。

    寄居在曾厝垵,闲来无事喜欢前村后村随意转转。一次在后村闲转时,不期然瞥见小巷中露着飞檐一角,信步走去,却见一座闽南红砖古厝,早已破败不堪。

    邻近想来是菜农租住,周围种着几畦菜田。古厝虽然破落,檐下几处木雕石雕倒也还是颇具古意,自然不免流连一番。踱进门去,满院荒草,屋舍坍塌,片瓦不存。看这进落,倒像是个祠堂模样。右首边门处却矗着一座石碑。

    近前仔细一看,却原来是勒着一份租地契约。碑首刻着陇西二字,想来是业主郡望。细读碑文,果然业主是李光裕堂李姓氏族派下。且将这碑文钞在这里,也算做个史识。

     

    租地契约

    立契约字厦门自来水公司禾山上里山李光裕堂

    兹因厦门自来水公司勘定禾山上里社公山宜于建筑蓄水池自将须用以内现经划明立标为记东至毛坑后西至赤涂园尖南至西山头北至鬼仔空四至限至水池墘路为界该地系李光裕堂三派公共业产三派曰上里曰港口曰厦门每派各举代表一人现与厦门自来水公司代表协议即将流域标界限为限凡该水池流域以内李光裕堂派下永远不得种植安奠以重卫生永远租与厦门自来水公司建筑议定每年应纳租金大洋银壹仟元正分作两期每期伍佰元以陆个月为付租期一次由三派各家长刊李光裕堂某派戳记一个以为领款凭证其戳记以本契约此次所盖之式为标准否则无效倘此戳记设有不测务必三派家长仝到声明应准换别印合将双方订明条件载明于下

    一水池界内所有坟墓务于契约签定日起各坟墓业主迁出别奠公司应贴迁费凡土圹每穴应贴壹拾玖元骸圹每穴玖元砖圹每穴叁拾元附圹木每具拾元金每个叁元计坟墓伍佰伍拾穴共银壹万零壹佰叁拾伍元

    二凡租界内荒田每斗种二十七丈为一斗应给大洋壹拾九元荒园每斗应给捌元以坐损失上李山计丈量田壹佰伍拾壹斗种每□共银弍仟捌佰陆拾九元园叁拾伍斗种每□共银弍佰捌拾壹元合共银叁仟壹佰伍拾元

    三凡与租地关系之下田原恃界内水源灌溉现与变更则自来水公司应当设法供足诸灌溉或照以上规定价格收买均不得异言惟须分别上中下则价格以昭公允

    四凡租地界外山石地产自来水公司倘欲收用务取双方同意不得抑勒

    五凡该山应纳地丁钱粮永远归李光裕堂派下完纳

    六凡以上条件既经双方亲自盖印发生效力议定同样三纸双方各执一纸存照一纸为证

    公证人李振清

    中华民国十四年壹月壹日

    租户厦门自来水公司代表黄奕住黄庆元

    业主李光裕堂上里港口厦门派代表李来近李子昌李佐日

     

    厦门市民的日常饮用水据说主要来自曾厝垵上李水库,这份契约或许即与此有关。说不定上李水库即是当年的所谓蓄水池乎?

  • Tag:厦门

    关于前不久阿尔小屋的失窃,我已经在《失窃记》里详细交代了。不知怎么搞的,今天突然又想起了贼。现在是贼不惦记我,我倒挺惦记贼的。

    记得大学毕业前,在厦门某广告公司实习。公司在中山路商业局楼上。每天坐小巴从厦大出发,在镇海路站下车,然后再步行一段路到公司。那时候厦门的小巴还很多,随叫随停,刚上车,脚还没站稳,车就往前冲去。如果不注意,一个踉跄,说不定就摔个够呛。久而久之,练就一身好桩功,十个脚趾抓地,稳如磐石。

    时间长了,还发现了另一个特点。每次下午下班的时候,在镇海路站等小巴,总有那么几个人天天从这里上车,然后在厦大的前两站大生里站下车,天天如此。他们一般都手里拿着一沓报纸,稍微折一下,上车不干别的,有座也不坐,就挤在门口,因为那里人最多。然后在车子每次停靠起步的时候,站着的人最容易因为站不稳而导致身体摇晃,他们就在这个时候伺机下手:窃。

    因为天天一起坐车,我已经认识他们了,其实每天坐这趟车的人大都已经认识了他们。我们彼此互相提醒,提防着他们。他们也只有对着其他偶尔坐这趟车的人下手。为了保护其他人不遭毒手,我总是采取暗中保护的方法。比如趁着车子起步的时候假装没有站稳,把目标撞到一边,让贼们失去机会。售票员也经常帮忙,如果她发现贼正在靠近目标,她就不着急让乘客买票。因为这时如果乘客一掏钱,贼们便知道目标的钱包放在哪个口袋了。

    贼们有时候很凶。我就亲眼看见过一个贼因为被一个大学生干扰而导致行动失败,他并没有感到一丝的愧疚或者害怕,反而气势汹汹要揍大学生一顿。而乘客们却大都敢怒不敢言。最后,这个贼被愤怒的司机停了车轰了下去。

    厦门的贼听说是分地盘的。哪条街、哪个区归我,哪个区归你,大家分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彼此互不干扰,不得侵犯彼此的地盘。凡是涉及到彼此利益的大事,估计也有个“贼代会”之类的开会解决。

    现在这些贼应该少多了。

  • 趁着小米和外公都放暑假,小米、小米妈,外公和外婆,四个人便一起回到阔别多年的四川访友。我又在泉州上班,因此,这段时间阿尔小屋没人,老婆叫了她的小表弟来看家。上个周末本来不想回厦门,因为老徐向我索要木城的照片,我的移动硬盘放在厦门,只好回厦门取。谁知台风圣帕偏偏这个时候到来,便取消了厦门之行。昨天下午一下班便开车往厦门赶,同行的有多年未见的老友,刚好来泉州办事,就一起回厦门。等到吃过晚饭回到阿尔小屋的时候已经过了10点钟了。

    小表弟听说我要回来,便说晚上不过来了。我打开院子大门的那一霎那,竟感觉与阿尔小屋分别许久了。屋子里略显凌乱,收进来的衣服扔在一楼房间的床上到处都是。从厨房通向后院的门大开着,心想:这小子,怎么这么疏忽,门竟然忘了锁了。

    曾厝目前还是自然村,地处偏僻,村民房屋杂乱,常有失窃之事发生。不过阿尔小屋的位置奇佳,前面是村道,后面是曾氏宗祠,左边是龙眼林,右边是门球场。而就在门球场的边上是一个警亭,每天夜里,大概从12点开始一直到凌晨5点,都有联防队员在那里值夜。应该讲阿尔小屋的安全是最有保障的,所以,我们平时一般也比较放心。

    刚进家门,先在楼下烧了一壶水,然后才上二楼。一进卧室就傻了眼,二楼两个卧室的床头柜都被掀翻了,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屋里所有的抽屉都被打开过,衣柜也开着,里面的衣服有明显的被人用手掏摸过的迹象。屋里其他东西基本上没动。一看就知道是惯犯,极专业的手法。他们一进门就直奔主题,其他东西不要,只找现金和首饰。我们从来不在家里放现金,我们也从来不买什么首饰。只是当时我们结婚时,我妈妈送给儿媳妇的一个金戒指和一条金项链,老婆从来不戴,放在她的百宝箱里,现在当然奉献给司空大人了。百宝箱里其他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儿,司空大人还看不上。我检查了一下,我们的所有证件,毕业证书、户口簿、护照、养老手册、结婚证书、小米的出生证明都在,保单也在,房产证也在。到三楼外公外婆的房间看了看,基本上没被动过。还好,损失不大。

    想起了另外一次失窃。那还是在10几年前,我们在晋江辛苦创业的时候。在公司旁边租了一间宿舍,公司几个员工合住。一天晚上,其他几个人因为有事,没有在宿舍过夜,只剩我和另一位同事两个人。我们两人刚好在同一间。第二天早晨我先醒来,环视一下屋内,便觉得不对。衣柜被打开了,睡前放在床头衣裤都被掏过,里面的钱包不见了,房间门开着,走出来一看,外面的大门也开着,我的旅行包被扔在门外,拉链已经被拉开了。阳台门也是大开着。

    我叫醒了同事,两个人开始检查,我的钱包没了,他衣服里的钱和放在桌上的戒指没了,其他的东西都没少。而奇怪的是,地上有烟灰的痕迹,贼似乎在这吸过烟,而我桌上的纸烟盒里确实少了几支香烟。整个晚上我们都睡得很死,没有一点知觉,而贼竟然能够从容的点起一支烟,慢慢寻找他所需要的东西。我们怀疑被人下了迷香。

    俗话说:盗亦有道。我的钱包里除了钱,还有身份证和通讯录等等东西,我想这些并不是贼所需要的,如果他是个专业的贼,他一定会把这些东西留下来。听说,有的贼在外面偷了你的钱包还会在你的钱包里留下一点零钱,让你能够坐车回家。

    于是我们开始大范围的搜索我的钱包。终于,我们最后在阳台的一盆花的花盆里找到了它。打开一看,除了钱被掏空了之外,其他的东西都还在。

  • 原来是哲子 - [瞎扯淡]

    2007-06-12

    5月惊现于厦大西村和顶澳仔一带的ANTIPX涂鸦,甫一出现,迅即被有关方面抹去。连同发布相关图片的博客也遭殃及池鱼之灾,被BSP管理方一再删贴。来不及拷贝照片,也一直不知道作者是谁。直到最近方才知道,原来是哲子所为。

    哲子好象是厦大美术系视觉传达专业03级的学生,毕业在即。他还有自己的个人品牌zhezi系列创意产品在位于顶澳仔1号的沙茶Scha生活好料铺有售。

    不管怎样,我还是要向哲子表达我的敬意。他和我们大家一样,只是想说一句:厦门我爱你。

  • 儿童节有活动 - [瞎扯淡]

    2007-06-01

  • 伤城 - [瞎扯淡]

    2007-05-25

    Tag:厦门 PX

  • 金门县长李炷峰说要把金门搞成“一国两制”的试验区。此说一出,沸沸扬扬。然后,大陆这边厦门大学的李某某也抛出了个什么“厦金特别市”,其实也不是什么新鲜玩意。

    早在上世纪60年代,老蒋和老毛就商量过了:要不搞个“厦金特别市”,我党和国民党都从这个区域撤出来,找一个两党都能够接受的国民党将级军官来当市长。结果,文化大革命了,这个计划就告吹了。

    我看不如把厦门、漳州和泉州这些个讲闽南话的地方搞在一起,金门靠咱们大陆这边,也拉进来,弄一个“政治特区”,或者叫“政治试验区”。它不同于香港和澳门那种从别人手上拿回来的,或者未来可能回来的台湾,搞的“一国两制”;它是大陆主动从社会主义阵营里,拿出来实行资本主义的。我想这一点,胡总他老人家应该有这个气度吧。

    搞成政治特区后,我党和国民党,还有民进党,还有大陆和台湾的其他党派都可以在这里进行政党登记,设立党组织,发展党员。然后竞选,实行不同于大陆香港台湾的政治制度。没关系,试验嘛,拿出个把城市试试,积累民主经验,试好了,再逐步推广。

    经济方面,搞成“自由港”,完全自由贸易,欢迎国际竞争。“政治特区”和台湾之间搞成“共同市场”,完全三通,自由来往。

    外交方面,对外不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说“中华民国”,就叫“中国,CHINA”。可以单独参加国际组织和国际活动。

    军事方面实现互信,两岸都不驻兵。设立特别警察维持治安。

    为了加强有效管理,两岸可以派员设立“共同管理委员会”。一般不干涉特区的选举和运作,遇有重大问题,或者特区无法解决的问题,可提交委员会予以处理。

  • 阿尔小屋蚊子 - [瞎扯淡]

    2006-06-04

    厦门连续下了一个月的雨,人都快发霉了。雨天返潮,阿尔小屋的墙壁、地板都是湿的,滑滑的惹人腻烦。而且,蚊子越发的多了。稍微站一站,身上就是七八个包。咬人的蚊子就是俗称“花蚊子”的大毒蚊,现在有了一个新的雅号:阿尔小屋蚊子。

    据考,这种所谓的花蚊子,就是臭名昭著的白纹伊蚊。它生性凶猛、攻击力强,也被称为“亚洲虎蚊”。伊蚊的生活习性是夜伏昼出,如果白天人被蚊子咬了,而且包比较大,又痛又痒,那就是伊蚊叮的。

    家庭防蚊最好的办法就是:清除家中一切积水;安装纱窗、纱门;白天适当涂抹除蚊药,室内可以喷药或点蚊香。特别提醒准备到南方旅行的朋友:行前备好清凉油、蚊帐等驱蚊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