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土狼威利·卡索尔 - [编故事]

    2007-08-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b94nb-logs/7557994.html

    土狼威利·卡索尔逡巡在西部浩瀚的高原上,今天他将进行一次猎杀行动,为未来几天的食物做准备。

    天气越来越冷了,西北风刮在脸上就象划刀子。黄昏的蒙塔泽高原静谧中透出狞厉的美,天空红得就象老狼贡勃那次中枪时溅出的血。又快到了一年中最难捱的时候,食物越来越难寻觅了,土狼威利埋伏在草丛中等待猎物的出现。

    土狼威利已经两天没有吃到满意的食物,只有趁狮子塔班不注意的时候从她的猎物尸体身上扯下一小块行将腐烂的皮肉聊作充饥。土狼威利饥饿的眼睛在黄昏中湛发出青绿的光芒,他在静静等待猎物的出现。

    土狼威利突然想起他的父亲老狼贡勃。老狼贡勃·卡索尔是当年蒙塔泽高原名震一时的狼王,就连凶残的狮子塔班都要让他三分。三年前的卡索尔家族人丁兴旺,辉煌一时。可是自从老狼贡勃死于非命之后,卡索尔家族一落千丈,如今只剩下威利·卡索尔一人了。

    土狼威利从小瘦弱,可是他修长的身躯里却仿佛蕴藏着无限顽强的生命力。土狼威利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当年老狼贡勃为了他们兄弟几个能够填饱肚子,每天辛苦的外出觅食,而他们兄弟几个却为了一块食物争抢的情景。

    由于蒙塔泽高原上气候的变化,每年的这个时候,许多动物都纷纷迁往别地,所需的食物逐渐减少,老狼贡勃紧锁的眉毛下不时流露出忧虑的眼神。就在三年前的一天,同样的黄昏,同样的天气,老狼贡勃决定冒一次险,他决定到多伦高地去寻觅食物。

    多伦高地是死亡之地,那里居住着猎人奎克和他的恶犬丧巴。在过去的十年里,狼王从没有踏进过一步,也不许他的孩子们踏进这里一步。猎人奎克有一杆火力凶猛的猎枪,当年狮子塔班的父亲就是由于误入多伦高地而不幸陷入猎人奎克布置的陷阱,死在那杆枪下。

    老狼贡勃不顾孩子们的劝阻,独自上路,前往多伦高地。土狼威利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冷战。那天的情景实在是太可怕了!老狼贡勃垂死时孤独无助的眼神,溅满四周的鲜血,多少次梦中的惊醒和呼喊,一辈子都忘不掉!土狼威利不愿意再想下去了。

    土狼威利摇了摇头,尽量把自己从悲伤和愤怒的状态中摆脱出来,肚子又开始叫了。这时,他看见了小鹿米灵。可怜的米灵正在焦急的寻找失散的妈妈,她一定在暗暗自责自己的贪玩,妈妈也一定正在焦急的寻找着自己。

    土狼威利舔了舔嘴唇,他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蓄势待发。小鹿米灵就在不远的前方,以自己的奔跑速度,完全有把握在几分钟之内将她猎杀,土狼威利对这一点很有信心。

    土狼威利象一只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就在离米灵不到20米的时候,可怜的小鹿才意识到自己应该逃跑。在夜色降临的蒙塔泽高原上的奔跑竞赛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结束,小鹿米灵已被踏在土狼威利的脚下痛苦的进行着垂死的挣扎。土狼威利刚才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土狼威利望着脚下挣扎的米灵,突然想起他的父亲老狼贡勃。那天的情景实在是太可怕了!当土狼威利赶到时,父亲已经倒在血泊中,猎人奎克致命的一枪正好击中了他的脖子,身上还留下了六处恶犬丧巴的咬痕,身体下压着的是准备带回家的食物……

    土狼威利犹豫了一下,也许小鹿米灵的眼神太像父亲那天的眼神了!

    土狼威利抬头朝天,一声长啸,这一声长啸包含了多少痛苦与无奈!

    蒙塔泽高原的生存原则永远都不会改变,土狼威利的幸存也许是一个奇迹,也许土狼威利的生命力特别旺盛。可是这当中的辛酸和痛苦又有谁能真正体会得到!父亲当年的死值得吗?如果他不去多伦高地,也许就不会死,可是如果他不去多伦高地,那么他们兄弟们的食物又从哪里来呢?也许他们会活活饿死!

    土狼威利明白,要让自己活下去,就必须让别人付出死亡的代价!

    月亮在蒙塔泽高原上显得特别的高远,在苍白的月光下,土狼威利开始处理他的猎物。土狼威利一脚踏在米灵的身上,一脚固定米灵的头部,然后顺着米灵脖子上的伤口进行撕咬,几秒钟后,米灵头部的淋巴结遭到了破坏,米灵随即停止了挣扎抽动,成为一具不动的活的尸体,土狼威利将她拖曳至密林深处进行肢解,将其中一部分吃掉,然后挖掘了一个土坑,将剩余的大部分就地掩埋,作为未来几天的食物。

    土狼威利在进食后感到体内增加了热量,已经觉得不那么冷了。他决定好好睡上一觉,养精蓄锐,恢复体力。

    很快就要进行再一次的猎杀,我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他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