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的不仅是书 - [乱翻书]

    2006-06-21

    Tag:淘书 阿英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b94nb-logs/4215187.html

    之所以爱书,在我,是受了三姐和大哥的潜移默化。三姐爱好文学,笔记本里记满了名人名言、诗词歌赋,加上一手漂亮的硬笔,成了我儿时最喜欢的读物;大哥学习三味书屋教书先生的模样,摇头晃脑的念“铁如意……千杯未醉嗬……”的情景我至今未忘,由此,还养成了捧书朗读的习惯。

     

    从爱书到买书,是上了中学之后。印象最深的一次,大约在上初二,我和我的一个要好的同学去参加“社会实践”——其实,那时是连什么是社会都不甚了然的——就是在一家小工厂干打磨零件的活儿。两天下来,白手套磨坏了三付,鼻孔里、指甲缝里的黑洗了三天才洗干净,所得是10块钱(换到现在,是可以称得上高薪的了)。生平第一次领到的薪水,顾不上回家,就在图书馆门口的书店里买了《唐诗鉴赏辞典》,定价九块八,剩下的两毛钱大约是买了零食罢。

     

    我读的书很杂,不论是文学、历史、哲学著作或是科技著作,甚至包括农业方面的书,只要是书,我都读,只是大多一知半解。买书则是文史方面的居多。除了买新书,更喜欢淘旧书。淘书的乐趣,阿英说得好:获得了不经见的珍秘书籍,有如占领了整个世界。我要记的一则淘书的经历就和阿英有关。

     

    1988年,我在厦门大学求学。买书除了到校内的新华书店外,每逢星期天,便坐2路车到中山路的新华书店去淘书。那时新华书店的面积比现在小得多,不过,在书店的一角却围了一片,称为古旧书店。我自然是这里的常客。

     

    爱淘书的人可能都有相同的感受:每一次来,总希望能够在一大堆的旧书里翻找出自己久觅而不得的书,于是从第一个书架看到最后一个书架,翻完桌上翻地下,不肯放过任何一本书。直看到眼睛发花,两脚发酸,而且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最终却一无所获。那种懊丧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然而,却并不甘心,总想带一两本回去。心想,会不会有所遗漏,于是又看一遍。忽然,视线凝固在一本薄薄的小书上,心里快活的要跳起来,是阿英的《小说三谈》!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素白的封面上只有阿英的手迹“小说三谈阿英著”几个字,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多可爱的版本!售价只要五毛钱!

     

    阿英是现代著名文学家。《小说三谈》是作者关于小说研究著述的结集,其它尚有《小说闲谈》、《小说二谈》和《小说四谈》。阿英关于我国古代小说的研究文章“内容充实,观点明晰,既富史料价值,又具作者见地”,是我非常喜欢的一类书。

     

    带着这本书回去的时候,心中的高兴是自不待言的。可是其它的三本如何配齐呢?

     

    不知过了多久,找了很多书店,却始终没有发现另外那三本书。有一次,我去逛位于莲坂的厦门对外图书交流中心书店。那时,感觉外图书店距离厦大无比远,一般要好长一段时间才会去一趟。外图书店的特色是卖进口书,书很漂亮,不过,书的价格对我一个穷学生来说就象天文数字。来这里,只是想饱饱自己的眼福。在书店里信步走去,无意中看到一本素白的封面,忍不住要叫出来,太巧了!是《小说四谈》!

     

    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过,这样幸运的事毕竟还是比较少的。买书的艰苦,买书的愉快,对爱书的人来说,真是“个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遗憾的是,阿英的《小说闲谈》和《小说二谈》却始终没有访到。我将继续淘下去,因为,对我来说,淘的不仅是书,还有快乐。

     

    广告:若有《小说闲谈》与《小说二谈》二书出让者,请速与本文作者联络。

    分享到:

    评论

  • 虎尾春冰真学问,马蹄秋水大文章!!!<br /><br />详见我的公告栏,可以点开来看哦^_^<br /><br />还有~~大家互相投票~~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