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世芳和北京慕贞女子中学 - [搞名堂]

    2009-04-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b94nb-logs/37371620.html

    水世芳生于1912年,祖籍蘇北阜寧,在北京長大。

    父親水鈞韶早年是一位外交官,曾出使蘇聯列寧格勒,后任天津市长。水鈞韶共有十個孩子,水世芳排行老八。水世芳的外公是晚清著名的洋务派领袖张之洞。

    身為大家閨秀的水世芳,家教極嚴。中學在北京慕貞女子中學就读,這是京城一所知名的女校。從慕貞畢業時正逢燕京、清華都因中日戰爭而關閉,所以水世芳先就讀於西南聯大的前身長沙臨時大學,後來又在齊魯大學修完歷史社會學學位。

    學業結束後,水世芳進入當時設在重慶的荷蘭駐華大使館工作,与时任荷兰驻华使馆一秘的高羅佩结识。1943年水世芳与高羅佩在重慶結婚,一共育有三子一女。

    作為職業外交官的高羅佩,任職所在三年一換。1943年水世芳在重慶与高罗佩結婚後,旋即於1945年隨高羅佩回海牙,後又調往美國,未滿一年,又去了東京。此後又去了印度、黎巴嫩、馬來亞……等。對水世芳來說,這周遊列國的生活意味著隨時隨地面對環境轉移、文化衝擊,甚至新的語言;她必須立刻適應新的環境、進入狀況,妥善照料丈夫孩子,並且在宴會社交場合談笑風生。這漂泊不定又多姿多彩的外交官夫人生涯卻過早地結束了,1967年,年僅五十七歲的高羅佩身罹癌症,病逝於海牙。

    1967年高罗佩病逝后,水世芳因為不適荷蘭凜冽的寒冬,移至西班牙南部獨居,每年夏天才回荷蘭與兒孫共享天倫之樂。有一次,一位對語言學有興趣的中國友人驚奇地發現,這位在西方隱居多年的女士的中國口音居然幾十年沒變,仍保留著三十年代戰前國語的語法和極軟的一種標準音調。這位朋友甚至要求錄下幾卷帶子保存。他們的子女中只有長子威廉繼承父業,他現任荷蘭萊頓博物館館長,該館專門收藏如南京馬桶之類「看似尋常」的民俗文物。

    水世芳对高罗佩的评价是,「他不是外國人!從我們認識到他臨終,他沒有一天斷過練字;他最愛吃元盅臘腸、喜歡四川菜。他實在是個中國人。」

     

    附:北京慕贞女子中学
      
    清同治九年(1870年),美国基督教美以美会在北京崇文门内创办了亚斯立堂,1871年开办了教堂附设的蒙学馆,1888年改名为“汇文书院”,1904年又更名为“汇文大学堂”,校址设在船板胡同1号。1918年汇文大学部与华北协和大学合并成立“燕京大学”,原址留下大学预科及中学部,称汇文中学。1952年汇文中学改名为“北京市第二十六中学”。1959年因建北京火车站,校址迁至崇文区。

    在创办了汇文学校之后,1872年,慕贞女中在亚斯立教堂的南侧建立,初期名为“京都慕贞女书院”,学生数十人。五四运动后,入学人数逐年增加,校舍不断扩大。五卅运动后,学校取消宗教课程,按政府的课程标准教学,并由中国人主持校务。上世纪30年代,学校正式更名为“私立慕贞女子中学”。1951年曾改名为“育新女子中学”,1952年更名“北京市第十三女子中学”,1954年定为全国第一批重点中学,曾接受归国华侨及外国学生入学。1972年更名为北京市第一二五中学至今。

    1872年美以美会创建的慕贞女校是中国最早的女中之一。据档案记载,慕贞女校的第一届毕业生只有3人,后来逐渐增加到数十人,可见当时女子教育不被社会认同的尴尬。女校迁址后,原址上盖起一座招待所。有趣的是,慕贞女校原址分初中部和高中部两个校区,两区域与当时的妇婴医院相连,形成一片“男士禁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