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在屎溺 - [搞名堂]

    2009-03-2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b94nb-logs/37189199.html

    霭理士《性心理学》第四章第三节“溲溺恋及遗矢恋”:“这方面的比较极端的例子,历来也时常有人叙述到,尤其是遗矢恋的例子。有这种现象的人的生活里遗矢的行为与所遗的矢,可以引起极大的兴趣,充其极,可以完全篡夺正常的性兴趣的地位。”所谓溲溺恋及遗矢恋,乃是性的岐变的一种,霭理士在此节中并未做更多的展开,也并未提到中国的性岐变的例子。其实,在古代中国,这种性岐变的例子是很多的。

    此书译者潘光旦在本节注解中提到:溲溺恋与遗矢恋的极端的方式之一是饮尿与食粪的行为,霭氏在本节中没有提到,但是在《研究录》第五辑里(57-60页)有过一番详细的讨论。这一类反常的饮食癖习,若不从性岐变的观点来解释,恐怕是无法解释的。中国文献里也不乏关于这方面的记载,姑举一二例于此。

    潘光旦随后列举出了一些例子,如明初和尚宗泐“嗜粪中芝麻、杂米和粥”, 又如“南州州人烹犊,取犊儿结肠中细粪,以筋调醯,谓之圣齑,无此一味,即不成盛筵”,还有“好服人精”、“喜食女人阴津月水”、“嗜人爪甲”的各色人等以及“嗜痂成癖”的刘邕等等之类,不一而足。

    马克梦《吝啬鬼、泼妇、一夫多妻者》第十三章讨论中国古典小说《儿女英雄传》,认为作者文康通过安公子在十三妹尿中洗手来表达两人之间亲密的性关系。他说:然而,安骥并不喜欢污秽。他在尿里洗手,对此毫无觉察却又津津乐道,很明显他觉得这味儿好闻。并引了另一个例子,就是《醒世恒言》“卖油郎独占花魁”中卖油郎对名妓醉酒后吐脏了他的衣服的反应:“这是小可的衣服,有幸得沾了小娘子的余沥”。

    在古代中国,女性的排泄物通常被视为禁忌。但马克梦认为可以通过积极的转化而成为性关系的一种隐喻。

    《红楼梦》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瑞因调戏王熙凤而遭到王熙凤惩戒,她指使贾蔷、贾蓉对贾瑞进行“泼粪”。原文这样写道:“贾瑞此时身不由己,只得蹲在那里。心下正盘算,只听头顶上一声响,哗啦啦一净桶尿粪从上面直泼下来,可巧浇了他一身一头。贾瑞撑不住,哎哟了一声,忙又掩住口,不敢声张,满头满脸浑身皆是尿屎,冰冷打战。”

    只是不知道这一净桶的尿粪是否为王熙凤亲遗,若果然是凤姐的“芳屎”,倒是可以称贾瑞为间接的或是被迫害的遗矢恋了。一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