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百年前的一条狗所讲述的关于一匹失恋的蚊子的故事 - [编故事]

    2009-03-2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b94nb-logs/36817541.html

    案:此文本是游戏笔墨,曾于2000年11月12日在西陆网颓废生活论坛以北京杂种笔名发表,参考黄裳不悔少作之精神,现予重新发表云云。

     

     

    五百年前,风好大。

     

    湖边的绿杨树显得有些疲倦,落日的余晖刺到我的脸上,我吸了吸鼻子,感觉到空气中有一种荷花的清香。刚才湖面上那两匹蚊子真让我讨厌,其中那个女的老是哭个不停,我真不明白人世间有什么东西值得哭泣呢?何况上帝它是个耳聋,哭顶个屁用?!

     

    我抖了抖身上的水珠,闭上了眼睛。我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做个美梦。据说,梦是愿望的达成,我只想梦到一块又香又大又肥的骨头,因为我已经饿了好几天了。

     

    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有人在笑。据我初步判断,这种笑应该属于狞笑一类,我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这时我发现我的毛都干了,刚才在湖中追逐一只看起来像骨头的木头后发现它不是骨头而是木头后的那种被欺骗之后的疲惫已一扫而光,我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了那匹失恋的蚊子阿花。

     

    “小黑,你会后悔的!”阿花狞笑着。

     

    小黑不是我。小黑是另外那匹蚊子。小黑看起来很憔悴,他不停的用手摩擦自己的脸。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月亮很不情愿地挪动着她的身躯,以便太阳的光能够避开她的遮挡照到阿花的脸上。小黑清楚的看到阿花的脸上绽放着狞笑。

     

    小黑感到一阵眩晕,他们正在湖边的绿杨树上谈判,小黑下意识的用手扶住了树干。他稳了稳神,叹了一口气:“这又是何必呢?!你我有缘无份,这是命里注定的。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伤害自己。人生并不是只能有一次爱,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别人一次机会,让自己再爱一次,好吗?”

     

    “你以为我的付出能够那么轻易的忘却?!你以为我还能够再一次那么的付出吗?!”阿花终于再次哭出声来。

     

    我开始厌烦起来,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看到女人哭啼啼的,尤其是阿花。

     

    我认识阿花有些日子了,她和小黑搞对象的时候我已经觉得哪里不对劲,因为我知道阿花是一个好强的女人,对感情看得很重,可是却有些盲目,小黑并不适合她。

     

    大约15分钟的沉默后,小黑走了。我又感到一阵的困意,最糟糕的是我已经饿得快不行了,看来已经没有梦到骨头的希望了,我决定到别的地方去碰碰运气。

     

    这时,我看到了我今生所看过的最美的画面:月色如水般泻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湖上弥漫着朦朦的水气,轻轻飘荡着向四周散开,湖边的绿杨树上,美丽的阿花在月光下纵身一跃,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飘了起来,风起来了。风好大,阿花在空中转了几个圈之后,沉重的砸在了地上,立时有一片鲜红的色彩放射出来,我的嘴里有了咸咸的味道,阿花碎了。我突然觉得不饿了,我的梦也跟着碎了。

     

    五百年前,只有风可以为所欲为。

    分享到: